做最好的游戏平台

苏大教授用证据学推理跑狗报小悦悦事件:18路人不都是

苏大教授用证据学推理跑狗报小悦悦事件:18路人不都是

如果没有这两束强烈的车灯光,陈阿婆会发现受伤倒地的小悦悦吗? (网络截图)

亲眼所见未必为真,画面可能也会说谎。曾当过警察的苏州大学教授张成敏运用证据学和逻辑学,推理出小悦悦事件另外一些可能——18路人确有冷漠者,但可能不都是见死不救;司机也未必丧心病狂。

当然,这些推理只是假说,与人们展开的道德讨论也无矛盾。但这至少提醒批评者多自问:“我看见了什么?”面对汹涌民意,尤需警察真正独立调查,司法机关能守住无罪推定的底线。

作者: 张成敏(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律逻辑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我是气象专业的学生……我以后可能不会从事法律有关工作……(吸引我的)是理性思考怎样支持公正处事方式。我把理智与情感一同看作道德的行使方式,并坚信两者都对道德的完善有助益。”

我的博客解读小悦悦事件后,一个我不认识的学生给我留言如上。他竟然达到了普鲁士司法部长的水平——因为拉德布鲁赫也这样说:“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至上善德只能够与至高机智相结合……要正直像鸽子,灵巧像蛇(耶稣)。”

18个路人成了公德“罪犯”,但证据支持这样的解读:

1.气象台资料:傍晚是17:00~20:00,日没点18:04,黄色预警16:30,南海局部雨量1小时达30到50毫米……中国青年报实测描述是:暮色四合。此时,五金城没开灯,车灯和反射光乱晃,铁皮顶撒豆般炸响……

2.视频和相片有四种亮度,昏暗、较暗、明亮、清晰,哪一个更接近真实呢。媒体没有说摄像头有滤光和增光效果,也没坦承调高对比度清晰度。很多评论写了“大白天”,电视的光亮叫强悍。

3.世界变得太复杂与不可捉摸。

路人一与路人二之间被剪了一刀:路人一是“甩手哥”,幅度好大,但最后一次摆臂未完成,一怔,走路失去平衡;拼接的第二段视频很诡异,恰好电视字幕遮盖了右下角,其实那是“甩手哥”的手臂和短袖,因此我们看不到也推理不出“甩手哥”与电瓶车(或摩托)躲闪交会的情景。

彭彭(南方电视台主持人)主持的粤语版节目露出真相:可以看见“甩手哥”的手臂和衣袖,两路人的视频剪掉了不足一秒的镜头,故事被改变了。我能推理:如果注意到甩手哥从没将视线右移、下调,不看人,也不看车,险些被撞,应当知道他与悲剧世界竟然没一点交集,他可爱的神游还导致第二位先生的无辜,因为躲闪,路人二的绕路就不能解读为视而不见吧?他算是最灵敏的一个,他还能反应,扭了头,可是角度不行了,他不是神……

4.不确定的16个,据当时光线和声响,可分出四种可能情况:

⑴没看到;

⑵看却没看见(视觉心理学);

⑶看见,但不明状况;

⑷一对母女看见并且知道状况,这种可能性的合理怀疑起点应是停车观察小悦悦那人,因为血液扩散有了明显反光。

5.陈阿婆的反应是当时环境辨认情况的最好证明:

⑴阿婆的习惯是“天快黑的时候,她就会出来捡些值钱的东西去卖”(新闻晚报);

⑵“拾荒”这词滑过很多人的后脑门,可谁见着拾荒望着天花板的。

⑶反复审查,我发现整个事件最强烈的一束光照到了小悦悦,阿婆正对着她。

人性之光是伟大的,但是逻辑关系是,没有恰好到位的强光,则未必能启发人性之光,阿婆会成第19个“冷血人”吗?阿婆不能被神话。先有“神光”(偶然照亮),后有人性之光,这是最自然的解释。相反的道德推理则应是,先有五金城的人性之光,也就不需要什么神光——喂,开灯啊!

6.4次碾压+1次提拉+1次拖拽+2次抱起,惨不忍睹,但阿婆和小悦悦妈妈都没真正搞清状况,她们的作为证明了一些路人的无辜。因为原谅她们的道德推理也是怀疑路人无辜的依据,请给一点点犹豫。

7.最诡异的视频只找到一个,小悦悦妈妈出现的时间,前面白色堆放物有移动的头,从左至右,后又回去,是一老太。她似对小悦悦妈妈说了什么。她能说什么呢?我没特异功能,我只是坚信“心智与心灵完全适应,那种东西才叫良知”。

根据这个信息推理:小悦悦或声小,或断断续续,铁皮顶有暴雨劈打,最幸运的效果也只是有人听见哭声。那个被剪掉的头与小悦悦妈妈同时出现,证明她们听到了可解读的声音(是阿婆呼唤),再想想:正搜寻小悦悦的妈妈为何听不见哭声呢,为何还需呼唤?她到达很快啊。或许我们应当相信一些人的辩解,耳朵并没有道德过错。但是,我们如何理解电视台呢,为什么要剪掉那个头?幸好有一个视频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