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游戏平台

“黑色记忆”谁被欺骗 ?老杨老蔡同题问答看究竟

“黑色记忆”谁被欺骗?老杨老蔡同题问答看究竟
 
2005年01月14日01:53 东方体育日报  
 

  时间 2005年1月13日上午9时地点 中远三林足球基地咖啡厅人物 杨东(老杨,球员家长)、蔡全起(原大连实德预备队教练)

  问 老杨的儿子(杨欢)是何时入选实德五队的?

  老杨:大概是2000年底,我记得不是太清了!

 
 
 
     
 
 

  蔡全起:实德五队的报考时间是2000年12月1日、2日(有当年的报纸广告为证),此前大概一周内在媒体上刊发广告,正式考核是在12月13日,当时到场地有近五六百人。老杨的儿子是在2001年1月入队的。

  问 老杨的儿子是以何种形式入选实德五队的?

  老杨:是通过考试入选的。当时我们在报纸上看到实德五队的招生广告,然后通过报名考试入围的。考试在大连甘井子体育场进行,有二三百人参加,经过三天的考试,录取30人。

  蔡全起:老杨的儿子是大连东北路小学柳教练介绍来的。柳教练说:“他是鞍山来的,让他在队中试训一段时间。”我就将他留在队中了。

  问 老杨的儿子当时的能力如何?

  老杨:我儿子是与现在国少的杨旭、王大雷等人是同班同学,他们连续获得大连小学组比赛冠军,当时我儿子是主力右后卫,在大连同龄的孩子中能超过他们几个的不多。

  蔡全起:当时看他的儿子,动作比较慢,球感不是很好,在我选材标准中不具备实力。

  问 实德梯队的“假户口”问题是否存在?

  老杨:蔡指导在打牌的过程中曾和我说:“现在俱乐部让我出成绩,这帮孩子年龄比你儿子都大三到四岁。他们注定是铺路石,等你儿子发育了,自然会把他们翻过来。”

  蔡全起:实德完全不存在“假户口”问题,年龄都是由中国足协骨龄专家验证的,参赛证上都有骨龄合格证,是中国足协注册办认定的。我和他是打过扑克,但他打得很少。我的工作原则是和家长在一起很少谈关于足球的事情。问当时梯队中是否存在“关系户”?

  老杨:当时队里的队员,有实德某队员的表弟、几个教练的侄子和外甥,有某教练的儿子,有原来在大连后来调到外地当教练的一个人的外甥,有几个都是亲戚关系,并不是说他们全部没有能力,但有一些踢得确实不好。

  蔡全起:选拔队员不是靠他所说的关系,而是看本人所具备的条件。一支队伍的建立,尤其是青少年在选材上是十分重要的。不是说家里有人踢球,就不能入选,要看本人具有的能力和可塑性。实践证明,我选择的这支队伍是成功的,因为队中有九名队员分别入选国少、国青以及08之星。

  问 关于“借车”的事情。

  老杨:蔡指导看到我朋友接我的三菱越野车,过了几天就向我借车说去瓦房店,后来我只能让他租一台车,说我找人给报销。我就给了他1200块钱,过几天他给了我一张出租车发票,就是1200块钱的。蔡全起:“借车”事件根本就不存在。他在两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话都不是一样。一个说是我要借车,一个说是我大哥用车;一个说给租一台车,一个说给我1200块钱,他自己都搞矛盾了。

  问 关于“借十万块钱”的事情?

  老杨:当年春节前十几天,蔡指导打电话给我。后来还到了他家,他给我介绍他以前踢球的很多辉煌经历,并夸奖我的儿子很有前途,当时讲得我激动。最后他说:“老杨,我听说你挺有实力,我要换房子,你能不能帮助我一下,借我十万块钱。”但是回到家后,和老婆一商量,老婆无论如何也不答应,说只能赞助他一万块。第二天,我到了他的家里,将钱装在信封里拿给他。但第二天训练,蔡指导见到我时,将一万块钱又还给我了。

  蔡全起:纯属胡编乱造,无中生有。按照他的说法他到过我家里两次,其实就一次。他说是在注册的时候,大家都清楚,主教练主要负责训练,注册由助理教练完成。他说我家在甘井子,实际上我家是在金家街。一万块钱的事情也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在2001年3月的一天下午,他在我家门外等我,他说我的同学找他给我一封信,我知道是钱,就往后退,他扔给我就跑了。第二天,到球队训练的时候,我将信封还给了他。十天后,他又到我家给我送过洗发精和护发素,放在我家门口,第二天我又让他到我家将东西拿走。

  问 老杨的儿子为什么离开实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