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游戏平台

西安日 报



 
  潏河流域樊川。  
 

西安日 报



 
  位于樊川东侧的玄奘舍利塔。  
 

西安日 报



 
  位于长安区引镇街道大峪口村的唐代黄渠故道。  
 

西安日 报



 
  今日氵皂河。  
 

  ■记者 金石 文/图

  【泽被古都】

  西安城市供水最大的“功臣”

  大概是雄伟的秦岭吸引了人们向南的目光,潏河像滈河一样,属于八水中名气较小的一条,然而,从汉代以来为西安城市供水方面看,潏河可以说贡献最大。

  “城南韦杜,去天五尺”

  潏河流域自古是一个水资源十分丰富的地方,留下许多和水有关的地名,如江村、江坡村、水寨村、水磨村等等。

  早在5000多年前,潏河流域就有人类聚居。考古人员在潏河古道西畔今雁塔区鱼化寨街道鱼化寨一带发现仰韶文化遗址,所出土文物与半坡遗址文物有类似之处,保存有环壕、房址、灰坑、壕沟、陶器等,1956年就被陕西省人民委员会列为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又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长安区杜曲街道西江坡村88岁侯学富说,因他们这里的水好,他们村长寿人多,曾有过103岁的老人。

  宋代诗人苏舜钦有诗描写潏河流域多水之状:门前翠影山无数,竹下寒泉水乱流。

  当地民间传说,唐朝风水大师袁天罡、李淳风不仅为武则天选陵址时,两人选在同一位置,为自己选墓址时,也同选在了潏河畔长安区韦曲街道皇子坡村,并认为皇子坡村南的两座古墓就是他两人的墓。

  据《汉书》记载,汉宣帝刘询登基第8年,在杜陵原上为自己建陵,将杜县更名为杜陵邑,把一些丞相、将军、列侯以及俸禄在二千石以上的其他官吏、家产百万以上的富豪迁入杜陵邑。

  在上述迁徙中,因杜氏、韦氏家族迁入杜陵邑辖区潏河畔,而分别产生杜曲、韦曲之地名。据统计,从西汉到五代,在韦曲、杜曲两地居住过的宰相达数十人。因此当时有“城南韦杜,去天五尺”之说。

  从东西两个方向给西安城市供水

  潏河为城市供水的时间有2000多年历史。

  唐代文学家杜牧所作《阿房宫赋》云:“二川溶溶,流入秦墙”。有学者认为此“二川”之一为潏河。

  根据《三辅黄图》等史籍,到了汉代,长安城最初就以潏河为重要水源。随着汉长安城扩展,人口增多,用水量加大,汉武帝为汉长安城开凿蓄水库昆明池。当时昆明池水来自洨河,而潏河是洨河最大的水源。

  至隋代,由于京城大兴城位置高,昆明池无法为之供水,所以不仅修建了引浐河水的龙首渠、引洨河水的永安渠,而且修了引潏河故道今氵皂河的清明渠,直接将水引入大兴城。

  唐朝除整修扩大隋朝上述三渠、汉昆明池外,一是开凿黄渠,在大峪口引潏河支流大峪河水。黄渠在今长安区王莽街道东三角坡东杜陵原上分岔,一支渠西北行,至城东南入曲江池,然后通过水渠继续北行入长安城,另一支渠东北行,入库峪河,转进浐河,进入龙首渠。二是建漕渠,分潏水北流,至外郭城西金光门入城。

  明成化年间,陕西巡抚为解决城防和市民用水,组织人力由城南丈八沟向市内开凿一条引氵皂河水入城渠道通济渠。此后明、清曾多次疏浚通济渠。为扩大水源,光绪年间陕西巡抚升允等自韦曲街道水磨村引潏河水入氵皂河,因以石碌碡为筑堤材料,故名碌碡堰。

  纵览历史,潏河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新道或故道,从东西两个方向给西安城市供水。这在八水中是唯一的,可以说是最大的“功臣”。

  “白水遍沟塍”

  历代引潏河等水为城市供水的水渠、池塘等水利工程,有些同时用于农田灌溉。唐朝时期,黄渠有一分支,可以灌溉长安区大兆街道鲍陂一带农田。明代所开凿通济渠,也是一条农田灌溉渠。清光绪年间升允等筑碌碡堰时,就兼顾了农田灌溉,在碌碡堰下留石洞以通渠道灌溉农田。因此当时“乡民”在水磨村引水口为升允立“德政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