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游戏平台

日本新天皇德仁 与他的令和时代

1982年,22岁的德仁皇太子毕业于学习院大学文学系史学科,1988年又拿到了人文科学硕士学位。1983年至1985年,他留学于牛津大学莫顿学院,对那段抛开皇室身份自由自在的学生生活,他事后回想说:“这对我来说是一段幸福的时光——也许我应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1960年,两个月大的德仁。图/视觉中国

从1993年开始采访皇室新闻的NPO法人中日电影节实行委员会副理事长渡边满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日本,皇太子不能自由行动,他在国外学习时,身边的一切事务需要自己承担,这促进了他的成长。”

1960年2月,皇太子妃美智子将要临盆。按当时的规矩,都是在皇宫里布置出一个产房,由御产婆接生。出身于优渥家境的美智子提出,要在圣路加国际医院分娩,但是争取到最后,宫内厅也只答应可以进宫内厅医院分娩,不可以去民间医院。于是,宫内厅医院紧急将一个仓库整理出来,改造成产房,由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产妇科医生小林隆负责接生。

2月23日下午4时15分,德仁出生于东京千代田区位于皇宫内的宫内厅医院,他的出生打破以往在皇宫内设置“御产殿”的先例,成为首位在医院出生的皇族成员。长大后,他常常调侃自己“出生在城河内的谷仓里”。

德仁的名字源自儒家经典《中庸》里的“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德者”,其幼名浩宫,同样出自《中庸》内的“浩浩其天”。

1963年,明仁天皇、皇后美智子与3岁的德仁。图/ 视觉中国

在德仁少年时期,一天,他在皇宫的空地上发现了一条鲜有人光顾的小路。这条古老道路的遗迹,点燃了他对历史和交通工具的兴趣。

澳大利亚记者班·希尔斯在2007年出版的《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一书中写道,德仁皇太子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从小就对道路非常感兴趣,在路上你可以去未知的世界。或许可以这么说,由于我的生活中很少有机会自由地外出行动,那么道路就是一种通往未知世界的宝贵桥梁。”

自此,历史和交通贯穿了德仁的整个学生时代。大学毕业获得学士学位时,他的论文是关于中世纪濑户内海与日本西部的水路交通,硕士学位专攻中世纪交通史,在牛津大学留学时,他的研究方向为18世纪泰晤士河航行与交通。

留学

1983年,德仁赴牛津大学莫顿学院留学。很多年以后,他都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牛津是6月24日。在牛津,他和普通学生一样,经常去书店买书,买画,买唱片。周末打网球、听音乐,或是开心地开着车在牛津和周围的乡村闲逛。

1993年,被正式册立为太子两年后,德仁将这段属于自己的时光记录了下来,以日文书名《与泰晤士共度——在英国的两年》出版,并在2006年出版了英文译本《泰晤士与我》。他在书中回忆道:“回顾过去的岁月,这些经历对我如今的生活有多宝贵,是不需多说的。”之所以写下这段经历,他是想借此向日本读者展现出日本人眼中的世界另一侧。

作为与德仁皇太子同时代的留学生,佐佐木文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可以告诉你,上世纪80年代出国的日本留学生是如何看待世界的。”在当时,日本留学生的眼中不是“国际化”就是“全球化”,认为国家间的交流越多越好,出国经历越多越好,充满自由和开放的思想。但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外面的世界在我们的眼中更加贴近更加真实,我们渴望成为日本与其他国家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桥梁,并为此感到自豪”。

在英国的两年里,德仁利用一切时机四处游历,“对英格兰乡间的绵延绿地、古镇悠韵、纯朴百姓印象至深”。周末,他常到郊外去,“一路上经过各式各样的乡村,石头房屋的金黄色深浅不同,让我感到着迷。水上小镇博尔顿的房屋倒映在河流中也别有韵味。”

一年冬天,德仁访问了英格兰北部的切斯特和约克,那里有很多罗马时代的遗迹。在约克郡的一个大教堂,他爬上教堂的楼梯爬了很长一段路,爬得“上气不接下气”,当他登上教堂顶端,俯瞰着狭窄的街道和周围古老的建筑,“有一种回到中世纪的感觉”。德仁不无感慨地称,在英国,似乎有许多历史直到现在仍然活着,“对于在日本学习过中世纪历史的人来说,在这些历史悠久的城镇中漫步真是令人兴奋,带着旧时代的味道和过去的阴影,似乎就像在时间机器里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