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游戏平台

天津路上“大王庙”内 曾经有座上海市美术学校

  原标题:【海上记忆】天津路上“大王庙”内曾经有座上海市美术学校

天津路上“大王庙”内 曾经有座上海市美术学校

  “陈逸飞来了!”

  消息传来,在天津路的一条弄堂里,屋内一阵骚动。这是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青年画家陈逸飞已经画出了《占领总统府》而声名鹊起,为了避开慕名前往上海油画雕塑创作室(今上海油画雕塑院前身)的“粉丝”干扰,他躲到他的老师身边画画——天津路414号,当时是上海市美术学校所在地。

天津路上“大王庙”内 曾经有座上海市美术学校

南京总统府内悬挂的油画《占领总统府》。陈逸飞作品。东方IC

  成名大师兄的到来,引起在校学生围观。正在上海市美术学校绘画专业学习的朱刚着迷地看着陈逸飞的人物写生。原来陈逸飞画画,与平时课上老师教授的方法有异。比如老师说要按照逻辑“先整体后局部”,但陈逸飞画画是先从局部开始,一上手就刻画眼睛。当时朱刚有点纳闷,后来悟出缘由——经过多年基本功训练的陈逸飞,心中早有整体,可谓胸有成竹。

  这所隐身于老居民区里的学校,当时条件很差,窄小、破旧,采光不良,甚至还不如今天一间儿童画室,却默默见证了陈逸飞在出国前一批作品的诞生。

天津路上“大王庙”内 曾经有座上海市美术学校

求学期间画的习作“外婆”。朱刚作品。

  从上海美专到上海市美专

  上海,曾经是中国油画中心。

  根据《上海文化艺术志》资料显示:上海出现油画的渊源之一是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宗教宣传品的传入。其二是沿海商埠的贸易流通,诞生了一批描绘沿海商埠景观、风物和人物的风光画,吸引商人购买。

  清同治初年,徐家汇天主堂在沪创办土山湾孤儿院附属美术工场图画间(即“土山湾画馆”),成为中国最早的传授西洋美术的机构,开始的任务为摹画圣像,后临摹欧洲油画名作出售,培养大批中国早期的西洋美术人才,中国近现代著名的美术家,如徐咏青、周湘、丁悚、张充仁等先后在此学习。

  清同治末年,上海出现一批外资洋行,如“别发”、“普罗华”、“伊文思”,除出售“WINSON”、“NEWTON”、“REEVES”等品牌的进口水彩和油画颜料外,还出售西画印刷品和有关美术的书籍以及画材工具。

  光绪二十九年,上海创办城东女子学校,创办人、校长杨白民曾留学日本,热心提倡艺术教育。该校设文艺科,后又专门设立图画专修科。李叔同于光绪三十二年入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科学习,毕业归国后在上海城东女校执教西洋画。曾从日本和西欧考察美术回国的周湘,于光绪三十四年在上海创办传授西洋画的“布景画传习所”,接着又创立“上海油画院”,学生有刘海粟、王师子、杨清馨、张眉荪、乌始光、陈抱一、汪亚尘、徐悲鸿、丁健行等。1912年,刘海粟联合张聿光、乌始光、汪亚尘、丁悚等人,创办中国第一所正规综合性美术学校“上海美术院”(后改名“上海美术专科学校”),采用正规的西洋美术教学法培养人才。这就是日后闻名全国的“上海美专”。

  此后,多批出国留学专攻西洋美术的留学生相继回国,聚集到中西文化交汇已成风气的上海,进一步兴办西洋美术教育、创办西洋美术社团,接踵出现的有中华美术专门学校、上海艺术专科师范学校、上海艺术大学、立达学园、中华艺术大学、新华艺术专科学校等美术院校,及天马会、晨光美术会、白鹅画会、艺苑绘画研究所等西洋美术社团,美术新人不断涌现,造就了一批著名西画家,构成了繁盛的西画格局,使上海成为中国油画的中心。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上海美专迁离上海,与苏州美专、山东大学艺术系合并成立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址设于江苏无锡。1958年2月迁址南京,同年6月更名为南京艺术专科学校,1959年6月升格为本科高校,并定名为南京艺术学院。

  上海的画家们则一直筹划在沪上重建一所新的美术学校——原本计划是筹建上海美术学院,后于1960年建成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简称“上海市美专”,设有中国画、油画、雕塑、工艺美术四个系和中专部。校址起初在陕西北路500号,1962年迁至万航渡路1575号原圣约翰大学的韬奋楼,1965年又搬迁至漕溪北路502号。这里正是曾经的“土山湾画馆”旧址,在昔日师徒相授的教室里,新的老师教着新的学生,好像时光画了一个圈,又向历史致敬。

  这所学校的简称“上海市美专”与刘海粟的“上海美专”只有一字之别,虽无直接继承关系,但同样都深受上海文化影响。

天津路上“大王庙”内 曾经有座上海市美术学校

朱刚与同学们毕业四十周年聚会合影。

  大师兄陈逸飞

  1960年,戴着红领巾还只有14岁的陈逸飞考入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成为班里年龄最小的学生。

天津路上“大王庙”内 曾经有座上海市美术学校

朱刚(左一)与同学在校门前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