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游戏平台

黄埔古港恐被高跑狗报架“压头”(组图)

黄埔村牌坊。

 

黄埔村牌坊。

黄埔村,新化快速路将从黄埔村边经过。

 

黄埔村,新化快速路将从黄埔村边经过。


  二十多位专家联名呼吁暂缓建设新化快速北段 担心毁了“海上丝路”遗址风貌

  作为我国“海上丝路”最鼎盛时代的见证、千帆停泊之地的广州黄埔古港、黄埔古村正面临着被快速路“绕颈而过”、“压在头顶”的困境。在建的新化快速路北段将跨过黄埔涌,横亘在黄埔古港边上,并绕村穿过,直至新港东路黄埔村牌坊前方1米处。按照原来的规划,黄埔村牌坊甚至要被拆除,经过村民力争才保留下来。为了保护这个“海上丝路”的重要历史遗迹,原省社科院院长张磊,中大常务副书记、副校长陈春声等二十多位专家学者联名呼吁规划调整,但规划部门回复无法修改。

  文/广州日报记者廖靖文

  图/广州日报记者邱伟荣

  去年年底,新化快速路最为关键的南段已经通车,将新造到大学城之间的20多公里车程缩短到6分钟,实现了主要建设目的。专家们再次呼吁,希望暂缓新化快速北段的建设,不要因为一个工程毁了“海上丝路”的遗迹。

  见证“海丝”:

  曾有过5100艘洋商船停泊

  黄埔古港被历史专家称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全国设江、浙、闽、粤四海关,粤海关就设在今天的黄埔村里。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廷关闭江、浙、闽三地口岸,仅保留了粤海关,指定“一口通商”,延续了83年,古港进入鼎盛时期,“黄埔”扬名世界。

  黄埔古港兴旺的时候,是近代西方商人津津乐道的“对华贸易黄金时代”。据《黄埔港史》记载,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至道光十七年(1837年),也就是广州作为大清帝国“一口通商”外贸口岸的80余年间,停泊在黄埔古港的外国商船共计有5107艘。

  原省社科院院长张磊研究员指出,最难能可贵的是,“海丝”辉煌的见证—黄埔古港、古村在百年变迁中都保存下来了。“对黄埔古港、古村进行保护是极重要的事,这里就是广州作为‘海丝’起点、千年商都的最好见证。”

  张磊、陈春声、刘志伟等20多位专家学者以及郭向阳、司徒梅芳等老同志多年来坚持不懈地为黄埔古港、古村的保护呼吁。最终,广东省、广州市在2006年后,多次对古港、古村进行了保护修缮。

  高架逼近:

  专家村民忧心破坏历史遗迹

  然而,在专家和村民眼中,却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庞然大物正在南北两侧逼近。

  昨日,记者在村中向村民询问“新化快速路在哪里”,热心的村民马上带着记者走到古港边上,“那不就是!还有一座在村口,压在我们头上。”只见一座几十米高的大型高架桥横在黄埔涌对岸的上方,只差100多米就来到黄埔村的边上,逼近古港。在村民的口中,这段高架桥是“绕颈”,绕着当时世界商船停泊的古港擦身而过。

  “一条高架大桥跨在黄埔古港边上,对历史遗迹的风貌是极大的破坏,令人扼腕”,多年来致力于黄埔古港古村保护的侨务专家黄银英大姐告诉记者,去年8月,美国麻省派代表团前来黄埔村,纪念中美贸易的见证—“中国皇后号”首航广州黄埔古港230周年,本来中方希望将“阔阔真公主号”开进古港,后来因水位太低未能成航。张磊、陈春声、刘志伟等专家认为,若新化快速的高架大桥横跨古港边上,这个在广州以至世界历史上上演过辉煌一页的景观就会破坏殆尽,令人扼腕。

  而令黄埔村民难以接受的是,按照原来的规划,新化快速路的北段出口在新港东路上,需要把黄埔村牌坊拆掉经过。“全体村民都反对这个规划,认为无法接受”,黄埔村委副书记郭耀辉告诉记者,在几经争取之下,最终方案将28米高的高架路改为在黄埔村牌坊前方1米处经过。记者看到,这段高架桥已经修建到距离黄埔村口100多米开外,不久后会在黄埔村牌坊上方跨过。

  黄埔村的村民代表梁先生提议,已经建成的北段部分高架桥可不可以作为景观长廊的用途。“这些高架桥是饱览海珠湿地、万亩果园、琶洲岛、生物岛、大学城、长洲岛景观的绝佳平台”。

  规划部门:

  现方案确实影响景观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2年9月,张磊、陈春声等领衔多位专家学者向广州市信访局就新化快速路的规划问题进行了信访。2013年1月,市规划局对信访进行了回复。

  复函中提到,新化快速的建设对黄埔古港泊地的完整景观确实有一定影响。该局在规划中,新化快速全段线位已落实了文物保护要求,在新化快速与文物的建设控制地带之间设施了防护绿化带。但是在专家眼中,虽然这个距离符合规划要求,但是已经直接影响了黄埔古港、古村的整体历史景观,因为黄埔古港、古村的重要价值,恰恰在于延续了数百年并保持下来的“村港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