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游戏平台

全文阅读,阅读目录,顾 南西,现言, 暗黑系暖婚 由

  莫冰反复思忖,说得有理有据:“当然,其他商业大佬虽然有这个财力,可圈中人脉不够,不可能有这个速度,也没有理由无缘无故帮你。”停顿了一下,看向姜九笙,“笙笙,你怎么看?”

  姜九笙思考:“我想,”她云淡风轻地附和了一句,“我可能只是个吃瓜群众。”

  莫冰:“……”

  难不成真是那个传说中‘金主’在保驾护航?到底是哪尊大佛?总不能真是……灵异事件?

  这两年莫冰不是没有查过,可一点苗头都没有,她有理由怀疑,她家艺人真是个‘诅咒’,犯者,必倒霉。

  工作室的门被推开,宇文冲锋穿着一身酒红色的高定西装走进来,慢慢悠悠地转了把老板椅坐下,抬头睨了姜九笙一眼。

  “说了多少次让你少抽点。”

  偏偏不听话!

  像是生气发火,语气却无奈偏多,咬牙切齿也有之。

  这个话题姜九笙并不置一词,只是问:“是你给我买了水军?”

  宇文冲锋懒懒地舒展开他修长的腿,搁在椅上,手指叩着桌面,毫无规律地敲着:“你以为我钱多得没地方烧?就这点破事,需要我用钱砸下来?从一开始我就没让你走偶像路线,你糙点没什么。”

  糙?

  别说姜九笙的三千万粉丝,莫冰听了都想把姜九笙的烟盒摔大老板脑门上。

  姜九笙不言,从抽屉了找了包烟:“有打火机吗?”

  “……”打火机都借到老板头上来了,宇文冲锋瞥了她一眼,一脚踢开椅子,直接把脚搭在了桌子上,“没有!”

  他抽烟,不过没瘾。

  不记得从什么开始抽的,反正在姜九笙之后。

  姜九笙哦了一声,绕过沙发,打开电脑桌最底下的抽屉,从一堆滑轮式的金属打火机里拿出来一个。

  “噌!”

  点了火,她咬着烟,吸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吐出一口薄烟。

  宇文冲锋:“……”

  真他妈想掐了她的烟!

  莫冰抿唇笑,大老板真是被她家艺人搞得没脾气了,偏偏还拿乔。

  “你的键盘手不能用了,花心思太多,巡回演唱会还有三场,我给你两个选择,解散TheNine,我给你重新雇佣最顶级的乐队,或者让柳絮滚蛋,你自己内部调动调节。”宇文冲锋收了腿,抱着手往椅背上一靠,稍稍拖长了语调,意味深长,“当然,如果你不肯解散掉那群半吊子,后果得你自己担着,我只要结果,演唱会要是砸了,”

  宇文冲锋顿了顿,看着姜九笙:“笙笙,我是个奸商,不做赔本的买卖。”

  这话,三年前姜九笙执意要以乐团的形式出道时,作为老板的宇文冲锋当时也说过,不过,说完之后,还不是砸了一个亿给姜九笙筹备一辑。

  没有多做辩解,不安抚也不许空头支票,姜九笙只回了三个字:“我有数。”

  就是太有数了,最不服从管教!

  这时,宇文冲锋的电话响了,他也不避着,直接接了。

  电话那头,是个娇柔得能酥了人耳朵的女声:“锋少,你怎么还不来,人家都等很久了,你能不能快点来陪我?”

  这个声音……

  得,宇文大少爷又换了女伴。

  宇文冲锋嗓音低低,像哄着:“乖,要听话。”

  电话里沉默了短暂的时间。

  女人乖巧地回话:“我知道了,我开好了酒等你。”不似刚才的矫揉做作,语气小心又讨好着,“你先忙,晚点也没关系。”

  嗯,真听话。

  也是,宇文冲锋的女人一向听话,当然,也有过不听话的先例,不过没关系,不听话的打入了冷宫,自然有听话的补上。他宇文大少爷嘴里的听话可不是哄女人的话,是圣旨。

  电话那头的女人还在轻言细语,宇文冲锋直接就挂了电话,抬头又看姜九笙,眉宇拧着:“你的微博不是长草,就是发一些肆意妄为的东西,不如交给公司打理。”

  肆意妄为的东西,比如,恋手癖。

  宇文冲锋一向不满意姜九笙手控的毛病,原因很简单,他宇文大少军人家庭出身,从小在军队里操练惯了,一双手又玩了七年散打,确实不够美,他和姜九笙在散打馆第一次对练的时候,姜九笙就折了他的胳膊,当时宇文冲锋怒火中烧,口不择言就吼她怎么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姜九笙当时回了他一句:你的手又不美,为什么会下不了手。

  可能打从那时开始,宇文冲锋就不满姜九笙手控了。

  姜九笙的回答很官方:“我不希望公司过多干涉我的私生活。”

  宇文冲锋:“……”哼了一声,“管不了你还!”他起身就走。

  姜九笙喊他的名字,直呼其名。

  他停下。

  她眯着眼抽烟,神色淡淡:“你衣领上有唇印。”

  宇文冲锋低头,撇了一眼白衬衫的衣领,不甚在意,抱手依着门,挑挑眉,眼神玩味:“你管我?”

  姜九笙惜墨如金:“注意卫生。”

  “放心,我措施做得很好。”他笑,坏得不行。

  真是个妖孽,姜九笙无言以对。

  等宇文冲锋走远,莫冰问她:“你对老板怎么看?”

  “他是个不错的老板。”

  她的回答就事论事,却也无关痛痒,没有掺杂一点私人情绪。

  莫冰追问:“不是于公,我问于私。”

  姜九笙掐了烟,抿了一口漱口水,不咸不淡地回了句:“那你应该问他的女人。”